人格分裂

楚路【反话·上】

【反话】(上)
楚路

□时间轴在龙四开头那段大概……
□会有下的

>>>
    路明非扒拉开塑料袋,在里面找出一罐芬达来。
    他抠开易拉环,橙色的汽水冒出来,他就着喝了一口。
    好甜。
   
    手机传来QQ提示音。
    他拧开风扇旋钮,看到自己手上灰蓝色的指甲油。
    妈的,今晚上我就全去掉。
    路明非面无表情。
    他爬上铺好凉席的床,把黑色的长裙撩开,背靠着抱枕去抓手机。
    他头发上的黑色发绳还没去掉。
   
    啧啧,越活越倒回去了。
    他戳开QQ,百无聊赖地想着。
    他刚刚结束一场任务,为了接触任务目标他选择了女装。省事又方便。
   
    其实挺好看的。
   
    “叮咚”
    消息提示音又响了。
    路明非低头浅啜了一口汽水,等他看见信息发送人的时候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汽水差点洒床上。
>>>
面瘫师兄:在吗
>>>
    师兄你这根本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吧?标点符号都不打的吗?面瘫本瘫了。

    可谁让他喜欢呢。
    妈的。路明非叹了一口气。

    他和楚子航冷战一周了。

    这就是为什么此刻他不在八婆师兄家享受空调冷饮游戏美人(?)而是窝在学院给他任务期间租的小破公寓里。
    任务结束他明早就必须退公寓。五天后返校。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五天食宿自包。还要包揽一个接待新生的活儿。
    靠,学院真他妈抠门。

    就算他现在不挂科卡里有大把美刀,就是住个总统套间也丝毫没有问题。可他就是不爽。
路明非挑眉,把手机扔在枕头上,并不打算回复楚子航。

    靠,道个歉有这么难吗?

    路明非非常不爽地侧过身去,头发软软地散落在耳边。他的头发在学院养长了。

    过了一会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幼稚且像一个怨妇。路明非喝掉最后几口芬达,把罐子捏扁。

    决定了,如果楚子航再给他发两条信息就理他。

    路明非闭目养神,可他都等了十分钟了还是没有音,终于有点按捺不住自己了。
    刚睁开眼就看见一双漂亮的、盛着黄金的琉璃一样的眼睛。老实说,这么近距离,路明非差点想一拳挥上去。

    可他到底是忍住了。
    总有一天一记破颜拳打上路鸣泽的脸!

  “你下次出场能别那么惊悚吗我说?”
  “嘤嘤嘤人家这不是看哥哥独守空房寂寞难过才出来陪你的嘛?”
    路鸣泽从口袋里掏出素白的手绢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哪料皇上竟这般嫌弃奴家?当真伤心啊~”
  “滚,有事说事。”
   被戳中的路明非稍微有点儿恼羞成怒。

    路鸣泽这厮笑嘻嘻地凑近,

  “想哥哥了嘛——来看你不行吗?”

  “大哥你直说行不行?你每次来要么是我有难要么是我药丸,除非是你这个魔鬼良心大发给我免费服务了?”

  “嘤,哥哥你居然猜对了——”

    路鸣泽倒是直接承认了。

  “说吧这次是什么鬼任务,我要去哪个奇奇怪怪的国家?”路明非手下已经开始拆可乐罐了。
  “不是啦,哥!”
    路鸣泽从兜里掏出来一盒巧克力放在可乐罐旁边。
  “哟,巧克力啊。那真谢谢你,送到了就赶紧走吧不送啊!”
    路鸣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Truth。”
  “什么?”
    路明非下意识回问,不是说没有任务吗?
  “这次的作弊码啦。”
  “真实?我要去当侦探吗?”
  “哥哥真的很喜欢楚子航呢。”
  “靠小屁孩别瞎说!他是我师兄!我怎么可能……”
    话说到这儿也没必要了。
    得了路鸣泽就是他的魔鬼代言人啊。瞒他根本不可能啊。

    他就是对楚子航图谋不轨,怎么着。

   路鸣泽轻轻拥住路明非,下巴抵着他的肩。两个人都很瘦,路明非被硌得生疼。
  “使用这把钥匙,可以得到哥哥想要的答案哦。”

    魔鬼冰凉的唇靠近他的耳垂低语着。

    他好像很悲伤。

    所以路明非没有选择推开他。

    路明非剥开巧克力包装,往路鸣泽嘴里塞了一颗。路鸣泽也乖乖巧巧不反抗,含着巧克力看起来很开心。

  “如果好用的话哥哥要记得给人家好评哦~最好能把最后¼给我什么的……”

    靠!果然刚刚的悲伤什么的都是错觉!

    路鸣泽赶在他踹他前跳起来,

   “那么哥哥再见啦!顺带一提,哥哥的女装真的好棒~”

  “滚!”

  “叮咚”
    又是一声消息提示,路明非赶紧抓过手机。
>>>
面瘫师兄:在吗
面瘫师兄:?
面瘫师兄:不在吗?
面瘫师兄:路明非?
面瘫师兄:明非,我们谈谈好吗?
面瘫师兄:我知道我不对,我想和你谈谈。
面瘫师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

    靠啊刚刚和小魔鬼说话完全没看手机!师兄居然发了这么多?大哥你不是面瘫高冷会长大人吗?就算我知道你八婆可我记得你不话痨啊???人设崩了师兄?

    路明非稳了稳心神,开始敲字。

【我在】
【我们谈谈,我在楼下。】
【我不在婶婶家,师兄】
【我知道。】

    哈?路明非不知所措,所以说师兄在……公寓楼下???

    路明非走到阳台上,果然看见小区空地上的蓝色迈巴赫,还有车旁的男人。

【看到你了】

    喵喵喵?师兄来了?
    路明非懵了三秒然后突然意识到他现在还是女装扮相。
    路明非手忙脚乱了一阵,门口传来了“咔哒”的开锁声。

    楚子航进来了。

  “那什么……师兄你上楼很快啊?”
妈的就三楼能不快吗?尴尬尴尬尴尬尴尬死了!

    等下,师兄哪儿来的钥匙?

    仿佛会读心一般,楚子航把钥匙放在置物架上,
  “诺诺给我的,后天你们要一起接待新生。”
    楚子航稍微顿了一下,

  “之前的事,对不起。”

>>>>>>随记

    会有下的,【花与鱼】明天更,脑洞太多了emmmm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