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木

人格分裂

【楚路】【花与鱼】<2>

【花与鱼】
【楚路】

☆欢迎捉虫
☆欢迎订阅『楚路.花与鱼』
☆最近放假了,有很多空闲

>>>2.

    路明非当年玩游戏的时候早就练就了一心多用的习惯,一边打游戏一边指挥着队友再切个页面看自己下载的电影还有多少。不得不说这种习惯在卡塞尔学院中真的很好用。而且锻炼的更强了。
    比如现在。

    他心里想着这学期快结束了他的期末考要准备准备了,同时在脑海里过一遍伊莎贝拉告诉他的事。

    混血种的记忆都很好。只是有时候可能不想回忆某些事情。

    比如那个红头发的小怪兽姑娘。她穿那条白色塔夫绸裙子真的很漂亮。
    比如说那天晚上和他同床共枕的楚子航。师兄的睫毛真的好长好密啊。
   
    “主席?主席您在听吗?”伊莎贝拉轻声询问着。
    “抱歉,走神了。你刚刚说什么?”路明非用左手把有点长的头发撩到耳后。
    “您没事吧?宿醉会让您头痛得很厉害。”伊莎贝拉略带关切地问着,重复了一遍最后的内容。

    “您需要一个身体检查,今天下午三点有预约。固定食谱需要做出改变,增加一些补养的部分。同时恺撒·加图索先生和陈墨瞳小姐在等您一同就餐。”

    伊莎贝拉说着,他们就已经到了安铂馆门口。路明非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了句:
    “师兄呢?他现在在哪儿?我是说楚子航……”
    伊莎贝拉像是早已猜到一样,勾唇一笑。“狮心会会长在学院剑道场。需要我安排一下早饭后见面吗?”
    “不了,”路明非突然缓过神来,“他也有很多事要忙。”
   
    师兄回来了……啊。
    想着想着,他突然笑出声来。
    这不是梦啊。
   
    伊莎贝拉依然是定定地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她当然能看出来,【楚子航】这三个字,让路明非心情很好。
    “走吧,老大和师姐不是还等着吗?”
    “是。”
   
   
    “路明非!这儿呢,快过来!”
    诺诺大大咧咧地喊着路明非,挥了喊胳膊,毫不顾忌所谓的淑女形象和现任学生会主席的面子,像叫小狗一样把路明非唤了去。而一旁坐着的恺撒正优雅地翻着手里的书,看起来对诺诺的行为没有丝毫不满。当然也说不定是不敢。
   
    路明非早已习惯被诺诺这么喊,委实说学生会主席这个头衔在诺诺面前屁也不是,人家对前任主席都爱答不理的好吗?
   
    “来啦师姐。”他从善如流地应着。总归他们在的这间厅又没有旁人。
   
    “嗨呀小兔子场子挺大的呀?居然让你师姐等你那么久!”诺诺把路明非按在椅子上对他的头发一顿蹂躏,非常满意地看着那堆乱毛四处翘起,确实有点像兔耳朵。
   
    “老大早啊。哎哟师姐你轻点儿!我头发要给你揉秃了!”路明非道了声早就接着龇牙咧嘴地应付诺诺的魔爪了。恺撒也不怎么介意他们俩的吵闹,微微一笑点头算是听到了。
   
   “行了行了不揉了,我早就饿了。”诺诺撇撇嘴,勉强放过这家伙。刚好早餐也被侍者端上圆桌,还附赠了一小束蓝色的满天星。

    伊莎贝拉站在路明非身后,刘海垂下来看不清神色。她用修长漂亮的手拿起白色的牛奶壶往一边的白瓷杯倒去。那是专门准备给路明非的。

  “谢谢。”他点头示意。

    路明非用勺子搅拌着白瓷杯中的热牛奶,往里面加了勺蜂蜜。
    牛奶散发着些许氤氲的热气,混杂着蜂蜜的甜和自身的香。阳光暖暖地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路明非此刻什么都不用去想。

    什么都不用想,只要享受他手中温热微甜的牛奶就好。
   

    如果可以的话。

>>>>>>>>>>tbc

其实昨天就想发上了,可是读了龙五后反而纠结起来。
我想诺诺确实对路明非是有感觉的,可这时候这个孩子对她还有几分感觉呢。
我总觉得小魔鬼收走的不是生命而是在给予绝望。
被收走的生命不是他的啊。

自己的瞎念叨,不管怎样这篇楚路都一定会写下去的。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