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三九木

人格分裂

楚路【反话·上】

【反话】(上)
楚路

□时间轴在龙四开头那段大概……
□会有下的

>>>
    路明非扒拉开塑料袋,在里面找出一罐芬达来。
    他抠开易拉环,橙色的汽水冒出来,他就着喝了一口。
    好甜。
   
    手机传来QQ提示音。
    他拧开风扇旋钮,看到自己手上灰蓝色的指甲油。
    妈的,今晚上我就全去掉。
    路明非面无表情。
    他爬上铺好凉席的床,把黑色的长裙撩开,背靠着抱枕去抓手机。
    他头发上的黑色发绳还没去掉。
   
    啧啧,越活越倒回去了。
    他戳开QQ,百无聊赖地想着。
    他刚刚结束一场任务,为了接触任务目标他选择了女装。省事又方便。
   
    其实挺好看的。
   
    “叮咚”
    消息提示音又响了。
    路明非低头浅啜了一口汽水,等他看见信息发送人的时候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汽水差点洒床上。
>>>
面瘫师兄:在吗
>>>
    师兄你这根本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吧?标点符号都不打的吗?面瘫本瘫了。

    可谁让他喜欢呢。
    妈的。路明非叹了一口气。

    他和楚子航冷战一周了。

    这就是为什么此刻他不在八婆师兄家享受空调冷饮游戏美人(?)而是窝在学院给他任务期间租的小破公寓里。
    任务结束他明早就必须退公寓。五天后返校。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五天食宿自包。还要包揽一个接待新生的活儿。
    靠,学院真他妈抠门。

    就算他现在不挂科卡里有大把美刀,就是住个总统套间也丝毫没有问题。可他就是不爽。
路明非挑眉,把手机扔在枕头上,并不打算回复楚子航。

    靠,道个歉有这么难吗?

    路明非非常不爽地侧过身去,头发软软地散落在耳边。他的头发在学院养长了。

    过了一会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幼稚且像一个怨妇。路明非喝掉最后几口芬达,把罐子捏扁。

    决定了,如果楚子航再给他发两条信息就理他。

    路明非闭目养神,可他都等了十分钟了还是没有音,终于有点按捺不住自己了。
    刚睁开眼就看见一双漂亮的、盛着黄金的琉璃一样的眼睛。老实说,这么近距离,路明非差点想一拳挥上去。

    可他到底是忍住了。
    总有一天一记破颜拳打上路鸣泽的脸!

  “你下次出场能别那么惊悚吗我说?”
  “嘤嘤嘤人家这不是看哥哥独守空房寂寞难过才出来陪你的嘛?”
    路鸣泽从口袋里掏出素白的手绢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哪料皇上竟这般嫌弃奴家?当真伤心啊~”
  “滚,有事说事。”
   被戳中的路明非稍微有点儿恼羞成怒。

    路鸣泽这厮笑嘻嘻地凑近,

  “想哥哥了嘛——来看你不行吗?”

  “大哥你直说行不行?你每次来要么是我有难要么是我药丸,除非是你这个魔鬼良心大发给我免费服务了?”

  “嘤,哥哥你居然猜对了——”

    路鸣泽倒是直接承认了。

  “说吧这次是什么鬼任务,我要去哪个奇奇怪怪的国家?”路明非手下已经开始拆可乐罐了。
  “不是啦,哥!”
    路鸣泽从兜里掏出来一盒巧克力放在可乐罐旁边。
  “哟,巧克力啊。那真谢谢你,送到了就赶紧走吧不送啊!”
    路鸣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Truth。”
  “什么?”
    路明非下意识回问,不是说没有任务吗?
  “这次的作弊码啦。”
  “真实?我要去当侦探吗?”
  “哥哥真的很喜欢楚子航呢。”
  “靠小屁孩别瞎说!他是我师兄!我怎么可能……”
    话说到这儿也没必要了。
    得了路鸣泽就是他的魔鬼代言人啊。瞒他根本不可能啊。

    他就是对楚子航图谋不轨,怎么着。

   路鸣泽轻轻拥住路明非,下巴抵着他的肩。两个人都很瘦,路明非被硌得生疼。
  “使用这把钥匙,可以得到哥哥想要的答案哦。”

    魔鬼冰凉的唇靠近他的耳垂低语着。

    他好像很悲伤。

    所以路明非没有选择推开他。

    路明非剥开巧克力包装,往路鸣泽嘴里塞了一颗。路鸣泽也乖乖巧巧不反抗,含着巧克力看起来很开心。

  “如果好用的话哥哥要记得给人家好评哦~最好能把最后¼给我什么的……”

    靠!果然刚刚的悲伤什么的都是错觉!

    路鸣泽赶在他踹他前跳起来,

   “那么哥哥再见啦!顺带一提,哥哥的女装真的好棒~”

  “滚!”

  “叮咚”
    又是一声消息提示,路明非赶紧抓过手机。
>>>
面瘫师兄:在吗
面瘫师兄:?
面瘫师兄:不在吗?
面瘫师兄:路明非?
面瘫师兄:明非,我们谈谈好吗?
面瘫师兄:我知道我不对,我想和你谈谈。
面瘫师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

    靠啊刚刚和小魔鬼说话完全没看手机!师兄居然发了这么多?大哥你不是面瘫高冷会长大人吗?就算我知道你八婆可我记得你不话痨啊???人设崩了师兄?

    路明非稳了稳心神,开始敲字。

【我在】
【我们谈谈,我在楼下。】
【我不在婶婶家,师兄】
【我知道。】

    哈?路明非不知所措,所以说师兄在……公寓楼下???

    路明非走到阳台上,果然看见小区空地上的蓝色迈巴赫,还有车旁的男人。

【看到你了】

    喵喵喵?师兄来了?
    路明非懵了三秒然后突然意识到他现在还是女装扮相。
    路明非手忙脚乱了一阵,门口传来了“咔哒”的开锁声。

    楚子航进来了。

  “那什么……师兄你上楼很快啊?”
妈的就三楼能不快吗?尴尬尴尬尴尬尴尬死了!

    等下,师兄哪儿来的钥匙?

    仿佛会读心一般,楚子航把钥匙放在置物架上,
  “诺诺给我的,后天你们要一起接待新生。”
    楚子航稍微顿了一下,

  “之前的事,对不起。”

>>>>>>随记

    会有下的,【花与鱼】明天更,脑洞太多了emmmm

【楚路】【花与鱼】<2>

【花与鱼】
【楚路】

☆欢迎捉虫
☆欢迎订阅『楚路.花与鱼』
☆最近放假了,有很多空闲

>>>2.

    路明非当年玩游戏的时候早就练就了一心多用的习惯,一边打游戏一边指挥着队友再切个页面看自己下载的电影还有多少。不得不说这种习惯在卡塞尔学院中真的很好用。而且锻炼的更强了。
    比如现在。

    他心里想着这学期快结束了他的期末考要准备准备了,同时在脑海里过一遍伊莎贝拉告诉他的事。

    混血种的记忆都很好。只是有时候可能不想回忆某些事情。

    比如那个红头发的小怪兽姑娘。她穿那条白色塔夫绸裙子真的很漂亮。
    比如说那天晚上和他同床共枕的楚子航。师兄的睫毛真的好长好密啊。
   
    “主席?主席您在听吗?”伊莎贝拉轻声询问着。
    “抱歉,走神了。你刚刚说什么?”路明非用左手把有点长的头发撩到耳后。
    “您没事吧?宿醉会让您头痛得很厉害。”伊莎贝拉略带关切地问着,重复了一遍最后的内容。

    “您需要一个身体检查,今天下午三点有预约。固定食谱需要做出改变,增加一些补养的部分。同时恺撒·加图索先生和陈墨瞳小姐在等您一同就餐。”

    伊莎贝拉说着,他们就已经到了安铂馆门口。路明非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了句:
    “师兄呢?他现在在哪儿?我是说楚子航……”
    伊莎贝拉像是早已猜到一样,勾唇一笑。“狮心会会长在学院剑道场。需要我安排一下早饭后见面吗?”
    “不了,”路明非突然缓过神来,“他也有很多事要忙。”
   
    师兄回来了……啊。
    想着想着,他突然笑出声来。
    这不是梦啊。
   
    伊莎贝拉依然是定定地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她当然能看出来,【楚子航】这三个字,让路明非心情很好。
    “走吧,老大和师姐不是还等着吗?”
    “是。”
   
   
    “路明非!这儿呢,快过来!”
    诺诺大大咧咧地喊着路明非,挥了喊胳膊,毫不顾忌所谓的淑女形象和现任学生会主席的面子,像叫小狗一样把路明非唤了去。而一旁坐着的恺撒正优雅地翻着手里的书,看起来对诺诺的行为没有丝毫不满。当然也说不定是不敢。
   
    路明非早已习惯被诺诺这么喊,委实说学生会主席这个头衔在诺诺面前屁也不是,人家对前任主席都爱答不理的好吗?
   
    “来啦师姐。”他从善如流地应着。总归他们在的这间厅又没有旁人。
   
    “嗨呀小兔子场子挺大的呀?居然让你师姐等你那么久!”诺诺把路明非按在椅子上对他的头发一顿蹂躏,非常满意地看着那堆乱毛四处翘起,确实有点像兔耳朵。
   
    “老大早啊。哎哟师姐你轻点儿!我头发要给你揉秃了!”路明非道了声早就接着龇牙咧嘴地应付诺诺的魔爪了。恺撒也不怎么介意他们俩的吵闹,微微一笑点头算是听到了。
   
   “行了行了不揉了,我早就饿了。”诺诺撇撇嘴,勉强放过这家伙。刚好早餐也被侍者端上圆桌,还附赠了一小束蓝色的满天星。

    伊莎贝拉站在路明非身后,刘海垂下来看不清神色。她用修长漂亮的手拿起白色的牛奶壶往一边的白瓷杯倒去。那是专门准备给路明非的。

  “谢谢。”他点头示意。

    路明非用勺子搅拌着白瓷杯中的热牛奶,往里面加了勺蜂蜜。
    牛奶散发着些许氤氲的热气,混杂着蜂蜜的甜和自身的香。阳光暖暖地透过落地窗洒在身上,路明非此刻什么都不用去想。

    什么都不用想,只要享受他手中温热微甜的牛奶就好。
   

    如果可以的话。

>>>>>>>>>>tbc

其实昨天就想发上了,可是读了龙五后反而纠结起来。
我想诺诺确实对路明非是有感觉的,可这时候这个孩子对她还有几分感觉呢。
我总觉得小魔鬼收走的不是生命而是在给予绝望。
被收走的生命不是他的啊。

自己的瞎念叨,不管怎样这篇楚路都一定会写下去的。
   
   
   
   

【花与鱼】【楚路】

『花与鱼』【楚路】

□接龙四
□ooc属于我
□欢迎捉虫

☆0.
    「你在春天遇到了花,在冬天遇到了鱼。
    」
    「你能说遇见花是对的,遇见鱼就是错的了吗?」

☆1.
    哎呀,太糟糕了。
    路明非难得被闹钟惊醒,身上一身虚汗。他半睁着眼,面无表情地想着。
    太糟糕了,梦到了师兄。
   
    他已经很久都不用闹钟来唤醒自己了,每天都会在五点钟固定醒来,这玩意儿留着只是因为是师兄送他的生日礼物。
    他以前总是赖床来着。
   
    回到其他话题。
    他难得做了梦,在师兄回来不到一周。他的最后¼生命已经给了路鸣泽,可那小魔鬼却没让他死掉,不知道安了什么心。
   
    所有人有关师兄的记忆都在逐渐恢复,路明非脑海里的记忆更是愈发清晰。
    清晰到——他梦到了和楚子航在一起的所有画面。
   
    他喜欢楚子航。
    路明非收拾着床铺,垂下眼帘,牵扯出一丝难看的苦笑。
   
    反正师兄也不会喜欢他他喜欢的是那个明媚灿烂的小龙女夏弥啊。
   
    别妄想了。
    你哪儿比得上那种花朵一样灿烂明媚的姑娘啊,就算你是龙皇也没个屁用,该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能当朋友就足够了。
    对啊,朋友。

    路明非在盥洗室简单洗漱了一下后就换上了干练些的衣服出去晨练了。这是他成为学生会长后的习惯。

    晨练结束,不用回宿舍。路明非直奔诺顿馆,快速洗了个澡然后换上干净整洁的衬衫。他一句话也不用说,只要走到门前,那个聪明的姑娘伊莎贝尔就会自动出来给他披上定制西装外套。他只需要伸下胳膊。

    但他今天不想穿那些量身定制的精致的昂贵的西装,在师兄面前这么穿他会不自在。所以他穿上了卡塞尔墨绿色的校服。

    伊莎贝尔稍微有些惊讶但是不会过多言语,只是认认真真地帮他打理好那条酒红色的领带。

    路明非微垂眼睑,面无表情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正在吐槽这骚包的暗纹酒红色领带。

    然后他只要一直保持着这种【可靠师兄】【s级学生会主席】的奇怪光环,不时和偶遇的同学点头致意就好。搞不好还会上学校头条,标题就叫【惊!学生会主席竟身着朴素校服,学生会疑似破产……】什么的。
   
    他百无聊赖地边胡思乱想边听着伊莎贝尔制定的行程安排,他一向只会在最后微微点头,来一句云淡风轻的
    「你决定就好。」

    他并非因为对于楚子航的感情扰乱思绪。他只是头很痛。大概是宿醉,大概是沉重的工作量,大概是令人疲惫的人物,大概是令他苦恼的感情。

    不,他并没有因为楚子航乱了阵脚。绝没有,也绝不能。
   
   
   tbc.

第一次试着下笔写楚路啊,看了那么久终于决定自割腿肉了噫呜呜噫。
欢迎捉虫及指出不足。
不管有没有人看都会写下去的,不过两周一假的家伙说的话好像没什么说服力啊。